-酥肉肉肉肉

巍澜,冢不二,
异坤,何尚,香贤,亭泰

活着很累,但还是要活着

活完这辈子,下辈子不来了

好好保护自己

有很多很好的回忆

有很多很好的未来


接稿,白菜

接稿子,治愈或致郁类型,主要是我练文笔

成果参考主页人间烟火和陪伴是最怂的告白


人间烟火





  灯火,黑夜里的烟火白日里的雾,尘世间的喧嚣。标榜大门内是一片天地,大门外是一个世界。夜幕下没有多少星辰。只有些许的路灯,被藤蔓枝叶遮盖,是零碎的光。

校外的街道边摆着门面大小不一的小吃铺,没有店面的小贩推着车,鸡蛋灌饼,五香烤肠,土豆火腿卷饼,卷着萝卜青瓜丝的挂名手抓饼,香麻的凉面与伴着红油的凉皮,山楂凉粉,烤串鸡排,冒菜汉堡,人类心底对食物的欲望在油滋滋的烘焙里发酵。

喧闹随着门禁时间逐渐归于平静,穿着围兜的商贩用抹布擦干净炉灶,等待另一批食客,

对有年级的商贩们来说,前夜的话题一大半是枯燥的,多多少少都不会偏离‘阿姨,我要那个,不要香菜不要葱,多放点辣谢谢啦’支付宝微信到账的语音虽突兀但除了忙碌的商贩外并不会有多少人在意。

后半夜一大半是中年化的,是父母辈的中年职工下班或是休息的时间

支付宝和微信到账的声音不会那么多了,上一代一般使用现金。摩挲不同面值的钞票,之间一层层的茧是岁月里无缘梦境的痕迹。曾掐着点进校门时,瞧见一位中年职工,是一位女性,穿着淡蓝的宽大工厂外套,小臂上挽着的,像文人作品里描述的那样,那个年代的记忆有袖套的一片天地。她的打扮个子令我想起了我的母亲,在寒风里穿着宽大厂服,为我裹紧棉衣的小个子朴实的女性。人群喧闹里飘来的香香的烧烤串儿孜然辣子面味,穿着白色老式背心的中年男人坐在露天摊里,收紧了极为耐脏的灰色外套,长期劳作晒出古铜色的皮肤,无数夜里,我的父亲也是如此穿着背心系着围裙从冻库里搬运货物到市场去。我们总能从任何一位劳动人民的身形看到父母的影子。

  如今我能自己裹紧厚厚的外衣,思念着在广东的亲人。母亲仍穿着宽大的厂服,父亲仍着白色汗衫站在货车上下货。校门外的中年女职工笑着挂了电话,不忘叮嘱一句‘囡囡记得穿多几件,需要用钱和爸爸妈妈说’。露天摊坐着的男人点着一支烟,细碎的火光亮起,尘烟和着细烟,它们纠缠着上升,又在半空散开。男人挪开烟咂咂嘴,又似乎在咀嚼些什么。

香油刷在肉食上,过多的油流动着,我听见它顺着边缘低落在炭火上的滋滋声。烟味一直都那么呛人,或许它并不那么令人上瘾,生活也并不那么甜,那怕是再三咀嚼也总咽不下口。

假期回来的那天,行李箱被拉过校门坑坑洼洼并不一致的道路,我进了校园在亭子里等待舍友,听着行李箱来来往往的咯噔声,假期末尾出校园的人并不多,一会远一会近的行李箱在忙碌着。2016年我拉着行李箱踏入高中校园,离开家选择住宿;2018年夏天,依旧是同样的行李箱,我拉着它离开父母所在的城市到广州开始长达半年的集训。2019年夏天的尾巴,还是同样的行李箱,我错过了高铁,提着它登上了绿皮火车,长达两天多的站票旅程滋味并不好,我带着小几岁的妹妹脱离父母,看着人间看着尘世。所幸没有迷失在世界里,倚靠着站台,体会到了戏剧化的人生百态。

如今也懂得了什么是一个人在社会里行走,记忆里的夜依旧吹着风,母亲的大骨汤快好了,咕噜咕噜蒸腾着的水汽撞击着砂锅盖子。父亲在门口掐灭了烟头,火光就这样渐渐没了,温温的烟气有些苦。带着香味的烟飞出了厨房,带着生活哀乐的烟被风卷着吹向天空。唯一不一样的是,出租屋里没有了我的身影。

岁月奔腾着走了,我匆匆忙忙去追,却忘记了风吹不灭的灯光自己也会消散。是时候打开新的开关了。敞开窗,迎着夜风,看着人间,我在这里,哪也不去。我是人间烟火,也是一缕清风。




陪伴是最怂的告白

友情以上     --陪伴是最怂的告白

我不止一次陪着女孩子们绕过迷宫似的教学楼,从酣睡中的同学窗边匆匆经过,掐着稀少的课余时间点,到达她们心中悸动对象的教室。当然我也在她们的允许下推着她们走到男孩面前,她们都小心翼翼地低头:“嘿同学,加个微信吗”

回复了什么我们就别管了,反正之后就会有女孩子们同班的男孩私信我:’’姐姐,帮个忙,你下次别帮她打听某某某了’你喜欢她么?喜欢为什么不表白?不表白又为什么阻碍人家去找找自己的爱情。我也问过其中一个看起来非常腼腆的男生,他皱着眉说:“表白了,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喜欢一个人,不论男生还是女生都或多或少会为对方改变自己,应该有一部分人看过泰国一部电影《初恋这件小事》,讲的是少女小水喜欢上学长阿亮并为他改变自己的故事,期间发生了狗血一样的事就是学长的朋友也喜欢小水,阿亮选择陪伴在他们身边。虽然最后长大后的小水和学长能够终成眷属,但那是符合这场幻梦的结局,日剧韩剧泰剧内地剧,它都是剧,是给无数少女编制的梦。

成年人不会选择,也不能一口全吃下,我们都是选择困难户,在决定面前忐忑又犹豫,

人总是应该回归现实的,既然说得出喜欢就是喜欢,喜欢不需要任何理由这类的话,那么抱着这份喜欢去表白有何不可,倘若等你真的成长了有为了,回头寻找当年心动不已的女孩却找不到了,那份怅然并不值得同情,一个人没有义务为另一个人长期空窗,更何况是连把喜欢这种话挑明了说都做不到的僵持气氛。我们活在现实,我们活在当下,我喜欢你,就是如此。

当然现在形形色色的人走在街头,世界不会只是纯情罗曼史的氛围,也总有人浑浑噩噩地度过悲惨话剧一样的一天。“我不会表白的,起码还有朋友能做。我不会在意,我愿意陪在ta身边”这些算不算借口?当下我们有一大部分人活在自欺欺人里,不是在欺骗ta,只不过是欺骗旁人的同时洗脑自己,喜欢ta就做ta的影子,你以为这种三人行能维持平衡很久么?没有人希望身后跟着个显眼的影子,当然这是在双向暗恋的前提之外

迟迟不敢表明心意,那也不要当他人爱情路上的绊脚石,自以为是ta的骑士,陪伴她直到她找着盖世英雄

我们应该活在现实,而不是钟楼怪人话剧

这场戏感动了的只有那些有上述情况的潜力极大的琼瑶小说创作家

感动了自己愣是感动不了明白人

 

 

 

别让她等太久也别让她等的人迟迟不来

你能为她抵挡风雨她也会为你备好寒冬的热茶

若你既不是能抵挡伤害的高塔,也无法令她逃离莫名的渣女心机标签

放过别人放过自己

不要活在自己的苦情世界,喜欢,要么表白要么保持好界限

失败就退回普通朋友的小世界,成功就好好待她,给她安全感

陪伴的长情不适合年少悸动,它太长久了,拧成一股剪不断理还乱的结

也不适合被个人过分扭曲创作过多的话本,那时他太假,假得啪嗒啪嗒掉眼泪

它适合夕阳落下时的白发温情,那时它无论怎样都不够长久,蕴藏在老夫妻柔柔的对视中

真的,

它是,年少最怂的告白

 


记个灵性的梗,或许不会写,有时间就写,有太太感兴趣这个梗也欢迎写

民国年间

何尚

 

天桥底下有一座茶楼

有一位总着墨色大褂的先生

每日清晨

一尺方台摆在正中间

一块醒木,一把折扇,一盏淡茶

先生每日在悠悠的茶香里单口相声

在台上踱着步子,他不着急,也没必要急

您若非要着急听,那您急去吧

这票钱呀退就退

他不图财,也不缺钱

这偌大的茶楼是他的

先生的性子谁也摸不透

先生的捧哏相声讲得也不错

和谁都能搭,搭得稳搭得仔密

 

 

旁人金银抛洒都不曾得先生一瞥

唯有留洋回来的尚家小公子尚九熙不一样

“你若来啊,一盏香茶足矣”

 

何九华愿他诸事顺遂

可天不遂人愿,

 

何先生的茶楼又开了

茶楼小账房里的小孟先儿记下一张张单子,掀起里间的布帘儿

“九良,再请里边多烧备茶水‘

回过头再将毛笔蘸蘸墨

添上‘郭家大少爷’几个字

郭麒麟在柜台外边撑着脑袋看孟仙儿写字

又问“哥,我们老阎今天下了场没返场吧?我想拉他去中秋游个园”

“嘿,这你得问大华”小孟仙儿顿了顿,蓦地停了笔

“嘎啊啊啊啊啊”这一刹车哭惊得小伙计周九良急急忙忙从里间跑出来

“先生,这是怎么了”

小孟仙儿红着眼睛“中秋游园你都不说带我去转转嘎啊啊”

小先生周九良眯眯眼睛定了定神:“昨个您还答应说去呢”

???

孟鹤堂刹住了眼泪,回忆了下\

欸,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哦

 

“哎呀,鹤堂啊,你慌什么神啊,您得听话多吃点核桃杏仁小酥啊"

“你少和朱鹤松玩”

 

此刻后台穿大褂的捧哏巨匠不由的个喷嚏

靳鹤岚悠悠的转到他身后"最近天气凉,儿啊,多添点衣”

 

 

茶楼新开场,一切都没变

有些东西即使变了也不算改变

何先生身着正红大褂,领着一位同样正红大褂的公子上了场

“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我叫尚九熙,尚九熙这个名字属于我,我的名字叫做尚九熙,今天以及以后每场,都由我们俩给您说上一段儿"

 

何九华,有固定搭档了,寻着了他的捧哏

扣紧了他的爱人


十二天的军训,今天第一天

军训完更何尚等角儿群像(大概主何尚)
始末的二月快来了

麻瓜小王子和他的灯火小企鹅🐧

🍬ooc我的,禁止上升

何尚🔒死

灵感来源玩趣天下的图

最近又刷了哈利波特

世界上有没有巫师呢?

如果你问曾经的何九华这个问题,他一定会摇头表示否定

“当然没有,这叫什么事儿啊”

身为小花仙王国的小王子,大家都说小王子殿下是在维护着国家的特殊性

也确实,小花仙和巫师都会魔法,用饭圈用语大概是对家

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了小花仙,获得他们的允许后轻轻抖一抖他们的仙子衣摆

亮晶晶的尘就是仙尘

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了巫师,小王子殿下便要奉劝你一句:跑吧!

你问为什么?因为仙子和巫师是对家呀

欸,按理来说,小王子殿下是见过巫师的啊

你问的是曾经的小王子,你要问现在的他呀

小王子不但见过巫师,并且还囚禁了一个

小王子何九华没有魔法,所以也算是用智力与蛮力留住了巫师大人

并不是小王子有多聪明,也只能说是巫师大人太轻敌

今天,何九华例行巡视完国家就回到了寝宫

寝宫门口守着的是小花仙孟鹤堂和他的橘猫啾啾良

“我回来啦!”何九华在门口对里面的人报告

孟鹤堂抖抖自己的仙尘和怀里的啾啾良对视了一眼

一仙一猫是同一个想法:何韭花这是在找抽啊

果然,门内传来了咋灯砸玻璃的声音,里面的人照旧暴跳

“孟祥辉儿你们不准给他开门!听见没!听见没!”

啾啾良伸出猫爪拍着门“尚九熙你有完没完,不准说我们糖糖,我可听见啦,别拿你的企鹅小翅膀砸东西”

是的没有错,门里面就是何九华囚禁起来的巫师

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尚九熙

是一名霍格沃滋毕业的巫师

除了会魔法还有两个技能,会制造永不熄灭的灯火,着急的时候会变成小企鹅玩偶

比如说现在,

房间里坐着一只毛茸茸小企鹅,正气鼓鼓地砸自己昨天做的灯

九华乐呵呵地自己开了门迈入

见着小企鹅就抱

“文博儿~嘿嘿”

“哎呀”小企鹅想撇开对方的怀抱但是又撇不开“不准喊我名字”

何九华摸摸他的头把他抱在怀里

尚九熙脸都红透了,化回人形待在何九华怀里

曾经的何九华身为王子,却闷闷不乐

他和其他兄弟姐妹不一样,不会魔法

偶然有一天难过地坐在花园里,

他被砸着了

肇事者是一根扫帚🧹与一只活的但是毛茸茸的小企鹅

何九华正难过的念叨着不会魔法连企鹅都砸来了,抱起小企鹅

小企鹅开了口:“你个麻瓜!撞痛我啦,快放手,你干什么欺负我”

  尚九熙很郁闷,最近刚去了趟东北代表霍格沃滋和另一所魔法学校交流了一下,又去了内蒙古找找灵感制造一下灯火,刚骑着光轮好几千到了人称小花仙国的上空,结果因为魔法与魔法屏障产生了排斥,越排斥,赶时间的熙熙越着急,着急的熙熙变成了小企鹅,和扫把从空中坠落了

现在小企鹅挣脱了面前没有魔法气息的麻瓜的怀抱,打算去找国王的帮助

“哎呀你等等!”小企鹅回头就看见麻瓜在后面追,于是走着企鹅小碎步遛的更快了

哒哒哒哒哒

最后都用肚皮划了,他觉得自己这样就差个碗就可以去对角巷乞讨了

到达转角的时候,毛绒企鹅撞上了肥美猫咪

“呀企鹅!”

“哎呀!啾良!”

何九华抱起九熙

一个没有眉毛的小花仙抱起了猫咪

后来九熙才知道,没有眉毛的仙子叫孟鹤堂,小名祥辉儿

“麻瓜!放开我!嘎!”九熙用翅膀拍打着九华

“麻瓜?你是异形巫师?”孟鹤堂抬头看着九熙

九华疑惑抬头“什么?”

没有眉毛的小花仙石似乎懂得很多,他告诉九华

巫师也会魔法,但是巫师中有一部分属于异形巫师,比如面前的小企鹅,

如果想要留下异形巫师,在巫师暴躁化形的时候,能让他冷静下来的,并且是巫师主动告诉对方自己真名的人,就是巫师认定要陪伴的人

小企鹅听到这,自己都忍不住感慨:异形巫师真长情啊

异形巫师化作异形,会以异形的状态持续一段时间,如果喜欢的人在身边,就可以恢复人形

九华很喜欢毛绒绒的玩偶,况且尚九熙是活的小企鹅,但考虑到小花仙国目前的内政,何九华选择将小企鹅偷偷囚禁起来,在寝宫里拜托孟鹤堂设了屏障,使外界无法感知到有巫师在房里,也限制了小企鹅的攻击性魔法

对于自己被迫留下的事情,小企鹅很不开心

见了九华就黑脸,不接受九华的触碰也不吃东西

耷拉着脑袋制造各式各样的灯火,就是不说话

“小企鹅”九华坐在他的对面

“我们国家对巫师认知少,所以暂时会有很大的恶意,孟鹤堂不一样,他见多识广,知道的也多,暂时留在这里,暂时安全些,等局势稳定了,我送你离开”

确实,目前王国内部有所斗争,谁能继承王位,这个话题总伴随着硝烟,何九华不能让别人看见小企鹅,会被流言蜚语认为他连同巫师企图篡位

“你想篡位么”企鹅淡淡地说

“我不想,我不会魔法我也不想有战争,我也不想与任何人为敌我想和你友善点再友善点”

“为什么”

“我,以前没有什么讨厌的人,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视的人,最熟的是鹤堂和啾良,但是,你不一样,你,让我觉得生活有什么变了的感觉,我不想伤害你。”

“你不怕我伤害你么”小企鹅转过身面对九华,伸出手掌,托着发着光的能量球

“嗯,不怕,我觉得你不会”九华歪着头,笑了

尚九熙蓦地觉得,笑的这么好看,人不会坏

他轻轻嗓子,背过去拍拍脸,除了邓布利多和海格,便没有人对他友好地笑过,在巫师的世界里,异形巫师并不是那么的受欢迎,在哪里似乎都是异类呢

小企鹅的眼泪不值钱,啪嗒啪嗒往下坠

何九华伸出手将他抱在怀里,小心地哄着

“怎么了,生气了吗,我错了啊”

小企鹅也没回答,他幽幽躺在九华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何九华醒了,小企鹅站在窗台边立着

他说“你要记住了,我叫尚九熙,我的名字是尚九熙,尚九熙这个名字属于我,明白了吗?”

“嗯,九熙,早”

九熙短暂的异形期结束了,他回到了人形

以至于九华一回家愣了愣,看到九熙的头发想到小企鹅的额头于是上前抱起九熙

两个高个男人抱着骨架都大,但何九华也不想撒手

甚至把九熙抱在怀里转圈

“何九华”九熙双足落地,眯着眼“我和你说件事”

“怎么啦”九华凑近

“你把我腰勒着转的我腰疼”

九华撒开手若有所思,于是又上前将九熙打横抱起“这样呢?”

于是我们的小企鹅再次上线,他吼着“何九华,再不撒开我揍你啦!麻瓜给我松手!”

“我不,熙熙乖,让我多抱一会”

尚九熙撇过头不说话,嘟嘟囔囔地叨着“坏蛋九华”

这个时候的九熙又化回了人形

后来尚九熙揪着何九华的头发,凑在他耳边,说“何九华,你记住了,尚文博,我叫尚文博,尚文博这个名字属于我”

我们的小王子握住小企鹅的手“我记住啦,小企鹅叫尚九熙,尚九熙也叫尚文博,尚九熙和尚文博都属于我,嘿嘿”

内政的火还是烧到了最不相关的人

九华坐在父亲面前

“我儿,王大臣说瞧见你勾结巫师一组企图篡位?”

九华内心一惊,不对,熙熙在我房间里,设了屏障,王大臣哪来的把柄?

孟鹤堂站在一旁皱了皱眉

怀里的啾啾良闷声说了句:“怕是王大臣心存歹心放了什么卑鄙的东西监视小王子”

一时间三者向王大臣看去

这次内政可以说大部分由此人挑起

“父亲,篡位一事实属荒谬,九华一直无意纠纷”

“哎哟”王大臣咬着金牙,酸溜溜地说“那王子殿下寝宫里的人是凭空臆造的呀”

九华回过头瞪着王大臣

又回过头禀告父亲

“熙熙是九华认识许久,是九华钦慕已久的人,不是小人所能污蔑的乱臣贼子”

“你这孩子倒也挺护着人家”国王笑了笑

“我的老友说啦,他有一学生途经我国,倒是一直没见过,他幼年我也见过”

“哎哟陛下,此事不能了啊!”王大臣上前几步

国王点点头“是不能了”

一排排禁军包围了上来,王大臣刚得意的吐气,仔细瞧,却发现锐利的魔杖对准了自己,而禁军里有巫师也有仙子

“Crucio!”(钻心剜骨)

“Petrificus Totalus!”(统统石化)

故事此时此刻怎么样了就不要去纠结了,

王大臣体验了钻心剜骨后石化了,

没有阿瓦达索命是大家的仁慈

九华一早就是国王内心的最佳继承人,

因为他善良,他的规则有无魔法的世界都能顾及到

忘了说了,尚九熙在大婚时身着红喜服等待九华归来时又变成了小企鹅,

为什么?他紧张啊

心上人牵起他的手抱他在怀里他又回到了人形

何九华给了尚九熙一个吻,尚九熙给了何九华一个不轻不重的拳头

二人相视一笑,一同欢喜,陪伴余生















始末(2)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

  一月初对于南方也并不算冷,室内室外的温度宣告着这座城市又一次入冬失败

干燥的空气伴随着整个月份

枯燥,这份枯燥也伴随着王子异的一月

期末考完回了家也是复习,舞团也暂时因为成员多是高三党暂停了活动,月末才恢复原状


“太无聊了bro”他重复着这句话给哥们

终于熬到了一月末尾


王子异一大早出了门,今天舞团有训练活动

街道上光秃秃的树枝倒是应了冬季叶子早已掉光的科学性

他家附近有个篮球场


一大早出门的不只是他,还有带着篮球满场跑的同龄少年

轻重不一的篮球接触地面的声音令人不悦

并不是他不喜欢篮球,只是像一部人人不喜欢嘈杂的环境一样

太乱了

子异带上耳机阻断一下这份少年人的吵闹

拎着垃圾袋转过弯角

拐角处有个漆绿的铁皮垃圾桶

有个夹着篮球的人松松垮垮地站在那

低着头扯着什么东西


王子异突然间就不想过去了

这架势对方估计是烟瘾犯了

他不喜欢烟

他提起腿退后了一步

对方听见声响回过头

四目相对,打量个正着

也是一个少年,有点营养不良的发色,前额稀稀落落的刘海打着卷儿,眼镜眨巴着,鼻子也小小的,手捧着脸,鼻尖儿和指尖都泛着红,有点像童话里的小王子

也是这时他才看清,呆呆的小王子咬着一排锡纸营养粉一类的东西

噢😯

这人真好看

“你要丢垃圾吗?”童话里的小王子出声了,也往后推了一步

王子异点点头走上前将塑料带放进绿色小铁皮

两人离得近了,王子异又发现

这人好白

病态的白

他看着小王子撕开包装又叼着粉袋子,习以为常地摄入粉状物

中药的气味


他生病了,

难怪




“嗯?”小王子尴尬地看向子异“有事吗?”


噢😯


这人真可爱


“没.....没事”


“啥?那,拜拜?”小王子摸摸鼻尖儿又挥挥手


转身离去的小王子


“拜拜”


一月初你还没有出现

一月尾幸好我们遇见



始末(1)

🥣好久不见
🈲️ooc我的,禁止上升
📖灵感来源林白的《过程》,非常喜欢
    是一位我关注的太太推荐的,过了太久我忘记是哪位了,
  而且这位太太的文笔很戳我
  是去年开始的构思,很惭愧今年才正式从梗写成文
  希望有评论

夏,一个充斥汗水泪水的季节
有人在夏季之初将西瓜划开两半大勺舀着吃
有人在夏季之间穿着篮球服在场上做自己的潇洒自在
有人在夏季末尾撑着脸叼着笔头看自己的转学申请书
这些都是蔡徐坤在这个夏季的生活

  高三才转学,对于他没什么所谓
从记事起到如今,转学申请流程他是熟悉的很
“坤坤,收拾收拾东西,得走了”坤妈妈提着行李箱推开了儿子的房门

蔡徐坤默默回头,点点头
母子对视良久
先退出这沉默的是母亲
她带上门留下一条缝
缝外也是一片昏暗,没有光
哪怕是人造的

  他知道母亲没有下楼,甚至是附上门把的手也没有松开
能想象的到,母亲低着头
蔡徐坤起身将申请书折好
一横一折
一切名为申请书悔过书的书,不过都是写在一张作文纸上而已
他将纸笔放入口袋,关上窗拉上窗帘

夕阳火红
过不了多久也会归于混沌
他站立在窗前
“为了点光,反复转学搬家,没必要吧”
母亲顿了顿,捏紧了攥着门把的手,沉着嗓子说
“或许不只是一点光呢”
蔡徐坤没回应

母亲透过门缝,从昏暗望向混沌
她的儿子从稚童迅速成长,长成少年
太阳正在落下
她的儿子在夏末降生,在灼热的光里
或许是一切美好的事物最初都不被接受,那片来自现实的混沌如洪水猛兽涌向他

母亲推开门像背诵过多次一样背出那段话:
“等你转了学,学校上面盖了章,明年1月你就能在期末去新学校
今年下半年先和妈妈一起过,就当放个假,听陈叔的试试看,一定。。”
“妈!”少年打断了她
沉默的本质是什么
是洪水猛兽

他走向门口,接过行李
在人造光下给了母亲一个笑容
“我们走吧”

哪有人在医院里度假
那里只有反射的白光

反省规划

9月7日开始更文填坑(那天军训完应该算开始校园生活)

更原耽:年成

更何尚

更异坤


彦福不浅不更了(磕这对的感情淡了,磕不起来了抱歉)我的文ooc太严重了,二人也没啥交集太难了